信鸽.G.雯莺

这儿雯莺,中二犯病期
真爱aph 米英露中法加亲子分普奥中毒不拆不逆者
混阴阳师 博晴骨科狗崽酒茨青夜连若洁癖
喜欢绘画大触,爱到可以无视cp【←通常来说】
吾友白钥君!

HP设定的花吐症之露中(老王的不用说,露吐的是牡丹花瓣)
嗯对于露吐花瓣的剧情其实还有个片段没画呢就是露懵懵地看着手中的小粉花来了一句:这什么玩意儿啊我吐的……

《速8》带来的剧情经腐道中人的YY…

今天看的《速8》,全场一直在YY。
看到监狱里两人互骂的那段,得知一个是阿米家的一个是英sir家的,激动不已。
↑妈妈快看我凑齐了米英↑
于是全场忽视主角的BG爱情。
看到霍布斯←是这名吧)听到那个英国人的(假)死讯时不知是出于悲痛还是愤怒←总之是手足情不是爱情)一拳打在基地的墙上时我惊呆了。
唉哟这小伙好像阿尔弗雷德。怪力(墙凹了),占有欲(YY的,只是手足情),还有一种浓浓的“只能我来打败/杀死你”的风味(不对)。
啊好甜的米英糖。
↑快看这里有一个在YY的BT
(PS:不敢打速8的tag怕被认为是个真.BT)WTF

喀秋莎(二)


☆主露中,微米英
☆作者懒到要死,每一更长度可能漂浮不定,但绝对不会坑
☆可能中篇可能短篇可能中短篇……但是不管多长都是有生之年可以看到end的系列
☆每一更最后作者准时吐槽
☆灵感来源俄/罗/斯民歌《喀秋莎》
☆☆☆☆OOC如山,请按照本文的套路来看文(就是让你走套路x),拒绝较真与三次元的区别、出入和矛盾,若真的受不了可以退出窗口
☆可以接受以上就会解锁文章《喀秋莎(二)》↓


俄/罗/斯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一个与自己外貌一模一样的人,或者说国/家。

那人一身黑衣,头戴黑色军帽,围着一条米黄色的围巾,很威严。不同与自己的贵族服饰,他的穿着倒是有点像美/利/坚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球。

俄/罗/斯/帝/国/会被苏/维/埃替代。

不知怎么,俄/罗/斯脑中突然浮现出这样一句话。

诶诶诶???

他被吓醒了。

俄/罗/斯坐起来,望向窗外,依旧是漆黑一片,天空中点缀的明星和反映在地上白雪的月光将外面照亮,远处的城镇里依旧有一些星火,整个/彼/得/格/勒显出一派繁华。他回忆起梦境。国/家的直觉告诉他,人民是不会屈服于尼/古/拉/二/世这样残暴的统治者之下,至少那个“苏/维/埃”是不会的。俄/罗/斯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出“苏/维/埃”的不同,他将会代替自己——作为一个新的国/家出现在世/界/大/战的战场上。

其实如果咱也是平民的话那家伙的观点倒也对。

俄/罗/斯静静地想。他被自己的话吸引了,想象着自己作为平民的话会有怎样的生活。

那时正是1917年2月20日临近第二天的时刻。

结果俄/罗/斯一夜无眠,第二天拖着疲惫的身子换好衣服走出房间。好不容易昨天晚上提前完成工作,并威逼利诱自己的上司给自己腾出一天时间闲逛悠,可是会好好珍惜呢。

先去看看姐姐他们吧。

推开冬妮娅的小木屋的门,“嘎吱”一声。

嗯,哪天划出点资金维修一下吧。俄/罗/斯想着,走了进去。

屋里的光线很足,不仅有火炉的光,还有小窗户外透进来的白昼的清冷的光。一本诗集摆在一楼客厅正中央的小木桌上,旁边的一盏烛台上是一截凝固着蜡油的蜡烛。似乎有交谈声从二楼顺着楼梯传下来。

好久不见啊,依然很干净呢。最近有些忙忙的,都没时间来呢。

这样想着,俄/罗/斯回手关上了门,顺便习惯性地压了压,确认关严。又是“嘎吱”一声。

二楼可能是听到了动静,交谈声忽然停下来,然后楼梯被踩的吱呀声和因着急而有些紊乱的脚步声回响在小木屋的一楼。

“哎呀,小俄/罗/斯!你来了?”冬妮娅温柔的声音里透露出惊讶和喜悦,跑过来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但俄/罗/斯的大衣上的雪水还是让冬妮娅感到寒冷——即使屋子里很暖和。“嗯,找混球——哦不,统治者排了下工作时间。现在俄/罗/斯有一天的时间可以陪着你们哦——娜塔?上帝啊,你都经历了什么?!”俄/罗/斯用惊诧带着惊恐的眼神盯着娜塔莎——他的妹妹,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
娜塔莎的外貌没什么变化,变的也就是那副神情。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渴望与病娇的神色,嘴里也不知在念叨着什么。等她走近后,俄/罗/斯听清了:是“哥哥”与“结婚”两个词,一直在重复。

妹妹是个兄控,而且妄想娶了自己,怎么办?在线等,非常急!
TBC.
作者闲话:
凉拌。还有,这次是苏/联七口人的修罗场.上(为什么是七口人?东欧姐弟妹三人加波罗的海三个以及一个苏。)没错有一只重样的苏/维/埃。剧情需要。另外,上一章忘了打“/”了(也没啥大影响)从这章起开始补上

【露中】喀秋莎(一)

《喀秋莎》食用说明书:
☆主露中,微米英
☆作者懒到要死,每一更长度可能漂浮不定,但绝对不会坑
☆可能中篇可能短篇可能中短篇……但是不管多长都是有生之年可以看到end的系列
☆每一更最后作者准时吐槽
☆灵感来源俄罗斯民歌《喀秋莎》
☆不喜的话现在走还来得及
☆☆☆☆OOC如山,请按照本文的套路来看文(就是让你走套路x),拒绝较真与三次元的区别、出入和矛盾,若真的受不了可以退出窗口
☆可以接受以上就会解锁文章《喀秋莎(一)》↓


俄罗斯第一次真正遇见中国是在雅克萨之战。

他早就听说过这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大国,如今被他一刀砍下了马,是真的知道了两者之间的差距。

但他不会服气,俄罗斯有自己的傲气,他自那以后老实了许多,但他在积蓄力量,暗中积蓄力量。他在争夺雅克萨归属权中败下阵来后,听到的关于中国的消息寥寥无几。他听到的最后一点信息透露:中国封锁闭国了。

俄罗斯在二百多年的时间里迅速发展起来,并与欧洲各国建立起联系,顺便关心一下后辈,参与了一下美利坚的自由战争。但他的心里排名第一的依然是那个不肯与外界交流的曾经的大国。他有点想念,也有点担心他——在俄罗斯漫长的历史中,他深刻意识到世界的格局对一个国家的影响。

与另外七个国家组成八国联军时,他已记不清中国曾经的强大。他们九个人就像一群叛逆的青年——事实上真正说的上是青年的也只有德意志和美利坚——串通好一起顶撞长辈,但事实出乎他的意料,长辈轻而易举地被他们打败了。

他怀疑自己打了一个假中国。

那个强大的身影哪去了?

美利坚找自己闲谈时口中那个强大的身影哪去了?

……错了,不是炸鱼薯条,是小辫子。

TBC.
作者闲话:
亚瑟中二时也留过小辫子吧……还有露熊你这么闷骚你家知道吗?
另外,再严肃的语气也盖不住俺逗比的本性【←原形毕露(x)

【APH】任性的脑洞

☆脑洞源自黑塔利亚原作孤岛上悬崖边联五正在追轴三的故事
☆团子设定
☆结尾强行米英
☆准备好避雷针

独团【立了起来】:看来他们到了
菊团【转身】:的确如此
伊团【将脸从沙子里转起来】:怎么了?
独团:那帮子盟团来了

独团【举起歪把子(划 手枪】
菊团【抽出长刀】
伊团【举起白旗】

米团【发出震耳欲聋且自带回音的鬼畜笑声】:我就是统率三军的英雄——去吧,阿噜团!【划】去吧,耀团!
耀团:来啦!

【打斗场面请自行脑补吧实在太诡异了捂脸】

米团:英雄今天要把你们一碗端了!
独团:鬼才到你的碗里去!!
英团:???【←鬼】